城投非标违约全景分析

作者:浙江体彩网发布日期:2019-11-09 11:43

  根据中诚信国际统计,2018年1月至2019年9月末城投企业非标违约风险事件共计26起,涉及城投企业共计30家[1],涉及金额约为55亿元[2]。从风险事件爆发时间看,受2018年外部融资环境收紧影响,城投企业非标违约事件自2018年起持续增长,于2018年四季度达到高峰,频发态势延续至2019年一季度,直至二季度外部融资环境改善才有所回落。2018年四季度及2019年一季度非标违约事件数量合计14期,涉及金额约14亿元,占总违约金额的26%。从所涉产品类型看,涉及信托计划违约的有16起,占比达到61.54%,其次为资管计划4起和私募产品2起。

  [1]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西安市灞桥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通辽市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黔东南州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上四家城投企业为违约资管产品的担保方,其担保产品的违约事项已统计至城投非标违约风险事项中。

  从区域分布看,涉及城投企业非标违约的省及直辖市共计7个,其中贵州省城投非标违约事件达到11起,涉及发行主体12家,涉及金额约17.36亿元,违约事件数量及涉及金额规模均居于首位;内蒙古违约事件达6起,居于次位;云南违约事件4起,陕西2起,湖南、四川、天津三地各1起。从区域经济和财政情况看,以2018年末统计数据看,除四川和湖南,其余5个省及直辖市经济体量及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在全国范围内均相对较弱,具体如下图所示。

  从行政层级上看,涉及非标违约的城投企业行政层级以区县级为主,数量为17家,占比达到57%,多集中在贵州、内蒙古和云南三地;其次为市属平台,数量为10家,达到33%;省属(包括直辖市)平台占比10%,包括天津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及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违约数量较多的贵州省为例,市级平台共计5家,区县级平台共计7家,从城市分布看,涉及违约的城投企业主体分布在铜仁市(1家)、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5家)、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3家)、遵义市(2家)以及安顺市(1家),均为经济财政实力较弱地区,其中安顺市2018年GDP为849.40亿元,仅占贵州省GDP比重的5.74%,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77.32亿元,财政自给率为28.36%,对上级财政补贴较为依赖。

  从违约后续处置看,截至目前26起违约事件中有11起事件披露了后续处置进程,其中6起违约事件均在2-30个自然日内完成了本息兑付,有2起事件完成部分本息兑付,有3起事件融资人就偿付进行了展期。

  从非标违约后续影响看,非标违约对城投企业后续经营带来较大影响。从再融资角度看,非标违约抬升债券市场融资成本,以湖南省湘潭九华经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例,其在2019年6月多个非标融资产品被披露违约后成功发行两只债券,融资规模合计20亿元,其中期限为3+2的中票发行利率为7.9%,期限为3+2的非公开债券发行利率为8%,较前期同期限债券发行利率显著提升。从城投企业治理角度看,贵州黔东南州凯宏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在违约事项被披露6个月后发布公告对注册资本增资,由3亿元增加至10亿元,同时多家城投企业在违约事项被披露后发布公告对高管进行变更调整,如通辽市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韩城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湘潭九华经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

  从整体看,城投非标违约原因可分为以下三类:第一,所属区域经济实力较弱、政府财力不足、财政自给能力低;第二,外部融资环境收紧,再融资渠道受限,债务滚动压力加大;第三,城投企业自身资产流动性较差,短期偿债压力较大,债务集中到期阶段流动性风险加速暴露。同时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大背景下,城投企业信用资质持续分化,地方政府对于城投企业非标债务的救助能力及救助意愿亦呈现分化,仍需持续关注区域财力较弱且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流动性风险较高的城投企业,并防范非标违约事件引发债券市场交叉违约及由此导致的区域性风险共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浙江体彩网

上一篇:机械百科:反应釜机械密封的设计要点

下一篇:转转二手手机将非标商品标准化